零一创投赵勇:“比特整合”是未来最大创业机会

行业观点 2016-02-22T11:59:40Z

相比于行政及传统市场手段来说,以信息流改造为基础的“比特整合”发挥了互联网的规模优势,对于整个服务行业、及其背后的资金流动趋势都将产生深远影响,同时也将在中国创造出史上最大的创业空间。


供给侧改革的三种思路

过去的三十年间,中国已经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2015 年人均 GDP 超过 6800 美元。但在过去几年中,中国工业领域内的几乎所有主要行业,都出现了产能过剩的情况。相关企业多负债高企,亟需通过供给侧改革调整,完成产能出清。

历史上,产能出清的过程通常涉及到以下三种模式:

首先是行政干预。在 1990 年代后期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中,朱镕基总理积极推进产能整合,对一批经营不善,亏损严重的国有企业实行了“关停并转”。当时纺织行业为化解过剩产能而砸掉纺锭的场景让人记忆犹新,但同时也带来了超过 2800 万名国企下岗职工的沉重社会负担。

行政手段这只“看得见的手”运作速度更快,背后的矛盾也更明显:谁来决定调整的方向和方法?如何预见其后续效果、以及造成的后续影响?如果无法与市场这只“看不见的手”配合正确运用,反而会造成严重的失衡。

其次是资产重组。这种手段在西方国家更为常见。例如美国在 1883 年的大萧条之后,国内的石油、交通、煤炭、制造、冶金等几乎所有基础工业领域都出现了并购潮,强悍且长于资本运作的企业家如安德鲁·卡内基,最终垄断了全美 75% 的钢铁产量。

但在中国,不仅是股市、债市等资本工具的发展还远不够成熟,全社会对于现代商业文明的认识也处于起步阶段。比如,企业主热衷于自己当老板,一手掌握所有的资源和利益。在起步阶段,这可能与企业需要调动的本地政商资源有关,但对于成熟企业来说,缺乏制衡的治理结构会带来很大的问题。

最后是比特整合。这是互联网时代出现的全新模式,简单来说,就是改进信息流动的方式,带动以往效率较低的内部环节、以及行业上下游的企业一起参与整合。在整合的过程中,企业的部分核心职能(采购、销售、排产等)将被外部化。虽然股权、产权等可能不会发生变化,但企业的生产方式和利润,都将会被重新分配。

相比于行政及传统市场手段来说,以信息流改造为基础的“比特整合”更为公平。因为这种方法不是单纯的“关停并转”,也不是强硬地将一批小公司整合成结构复杂的大集团,而是在保证小企业独立自主性的前提下,发挥互联网和信息数据的规模优势。

可以预见的是,在行业上、中、下游普遍分散的 B 端行业中,这一模式将有非常深远的发展空间。这也是未来五年内,中国创业者可能面临的最大创业机遇。


比特整合如何改变企业管理规则

在互联网全面渗透企业服务领域之前,企业通常会选择自己构建 ERP系统,来综合管理物资、人力、财务及信息。这一模式模式在国外,不乏 Zara 或是优衣库这样的成功案例:通过对供应链的彻底改造,以及对近一半供应商的主动把控,一件衣服从开始设计到上架销售,全过程所耗时间从半年缩短到了几周时间内。不仅效率大大提升,也为企业创造了极为可观的利润,造就了世界和日本首富。

但这类成功整合的案例背后,需要企业下定改革决心,并坚持投入几十年的时间、以及大量的资金。相比之下,同样从信息流改革入手的比特整合,不仅是在信息聚合、处理的效率上更高,也能根据需求,向交易平台或是 SaaS 服务的模式进行延伸:前者能够在服务大量客户时有效降低交易成本,后者则是通过外包企业只能,降低经营和人力成本。

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美团:在普通消费者眼中,这是一个将巨额资本投入补贴战、从而在很多领域建立起市场优势的团购网站。由于低价模式下的消费者缺乏忠诚度,一旦流量红利枯竭,这种优势将不复存在。

但如果我们从商户端的思路来分析美团的模式,会得到完全不一样的结论:传统模式中的商户为了获取、维护客户关系,需要投入巨额成本。在餐饮、娱乐等竞争激烈的行业中,许多家企业做同样的事,实际造成了很大的资源浪费。而美团通过前期的低价补贴,吸引到了大量的用户资源和数据,如果商家将其作为一个精准的销售渠道,能够大大降低自己的获客成本。

在电影这类美团市占率极高的领域上,这种对于商户职能的整合及替代效应会更为明显:考虑到电影发行与销售环节的紧密结合,猫眼电影的预售及营销能力,以及与线下影院建立起的关系,都将冲击传统的发行方式,并对排片量、票房等关键指标产生影响。在这一模式下,美团已经基本摆脱了在线订票平台的角色,而是能够影响电影销售链条的重要环节。

反观万达或是美国的 Viacom,在构筑自己在娱乐产业的优势时,都选择了更“重”的资产重组思路:Viacom 先后收购了 MTV、Paramount 影业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,市值一度超过了时代华纳;万达则是将影院建设作为商业地产开发中的重要部分,并逐步向行业上游的发行(五洲电影)、内容制作(收购狮门影业)等环节渗透。

这样做的好处是,可以对整条产业链的资源进行统筹管理,并且将每一环所产生的收益收归己有。但在很多集中度更低的行业内,这种模式不可能再被复制。


信息之外,比特整合在交易环节的想象力

比特整合的另一个典型应用场景,是集中度偏低的货运行业。

过去几年,滴滴打车对于出租车行业曾经造成了很大的冲击,但在类似 Uber 的私家车供给改革中,效果就欠佳。这不仅是行政干预、或是物权观念上的问题,而是因为私家车资源的集中度过低,在没有明确需求痛点的情况下,很难彻底改造。

国内货运行业也有类似的问题:大部分供需都集中于中小公司,双方的信息化程度又普遍偏低,可以说市场空间极大、改造难度也极大。

像“车满满”这样的创业公司就选择从 SaaS 的模式入手,利用免费的 TMS(运输管理系统)整合了全国接近 20 万家中小零担物流公司,以及上游企业的每日供应需求,合理配置车辆资源,有效提高了订单密度,降低了物流成本。

这种模式对行业改造的影响力是巨大的,但也只是第一步。在通过信息确立了供需关系和解决方案后,在交易环节的资金流上,也会出现新的业务空间。

例如,2015 年底成为 B2B 交易平台领域“独角兽企业”的找钢网,就切入了供应链金融领域,既向上游企业提供融资,也向下游企业提供授信,相比以往的同业拆借模式更为灵活,也增强了与平台企业的联系。

利用交易相关的服务,先帮企业的核心业务省钱或赚钱,再从这部分利润中抽成。相对于付费,这种模式的发展空间更大,也更适合中国企业的发展逻辑。